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捆绑调教网站

管理员 24-06-02 21:12:23 1 收藏

忻忻下午去岚岚家,俞晟告诉她说岚岚去见弟弟和弟弟的女朋友了。


  忻忻悻悻地回到家,心里放不下岚岚去见弟弟的女朋友这事。


  吃罢晚饭她带上妹妹又去了岚岚家,岚岚还没回来。


  忻忻忐忑不安地就在岚岚家等着。


  「姐姐你回来啦。我等你半天了。」


  岚岚一回到家,忻忻马上迎上去,跪在门口和虿妈抢着给岚岚换拖鞋。


  「姐姐见到周昶女朋友了?那女孩挺好的吧?」


  「哦这么晚了你还等我,有什么事吗?」


  岚岚坐到客厅沙发上客气地问,没理忻忻充满醋意的问题。


  「没事人家就不能来看看姐姐你呀?人家想吃姐姐的香脚丫嘛!姐姐在外面

逛了一天脚一定很累了吧,让妹妹给你用舌头按摩按摩。」


  忻忻跟着岚岚到沙发前跪下,捧起岚岚的脚就亲。


  脚盆跪过来捧起岚岚的另只脚用嘴将拖鞋脱下,也准备给岚岚舔脚。


  「呵呵姐姐不是这个意思,你想舔姐姐的脚姐姐什么时候没让你舔啦!不过

今天姐姐的脚才被那玲玲舔过的再舔你不累我的脚可都累呢!」


  岚岚脚踏到脚盆头上把脚盆踩趴下去,从忻忻手里抽回那只脚,双脚放到脚

盆的背上。


  「那……姐姐你骑我玩一会吧!我好喜欢被姐姐调教。」


  忻忻神色有些黯然,听岚岚那语气就知道岚岚对周昶的女朋友还挺满意的—

—能不满意吗?都肯为她舔脚丫子啦!「好吧。你脱了衣服,让俞晟把鞍具都给

你戴好。」


  岚岚在忻忻脸上轻轻地掐了一把,然后吩咐矮瓜和虿妈过来给她脱衣服。


  忻忻当着俞晟的面没有脱精光,身上还穿着乳罩和三角裤衩。


  俞晟拿来鞍具,鞍子系到忻忻背上,给忻忻嘴里戴上口嚼,膝盖处绑上皮护

膝。


  岚岚坐在沙发上起都不起来,虿妈和矮瓜连搬带抱地将岚岚衣服脱了,只剩

下乳罩和三角裤。


  俞晟递给岚岚一根皮鞭,把岚岚抱到忻忻背上,又给岚岚披上件薄绸披风。


  虿妈把岚岚的两只脚给放进马镫里。


  「驾!呵呵小jian货!」


  岚岚优雅地一抖缰绳,鞭子在忻忻屁股上轻轻抽了一下。


  虽说岚岚体重刚一百斤多点,可是全压在娇小玲珑的忻忻身上,也让忻忻感

到重量。


  忻忻好好地爬着,在客厅里来回绕圈子。


  其实岚岚今天已经很类了,这骑人马绝不是休息。


  但是岚岚「职业道德」很好,人家忻忻提出要求,她感到不好回绝。


  悦悦低着头跪在屋角处,不时偷眼看两眼。


  她实在想不通:姐姐为什么甘愿受这罪给岚岚当马骑着玩?忻忻原本以为,

那玲玲不会舔岚岚的脚丫子,而她则做得到,这样在岚岚面前她就胜过玲玲一筹


  忻忻早已揣摩透岚岚的脾气——岚岚绝不会因她在其面前表现得下jian而看不

上她,反而她越下jian——当然职能是在岚岚面前,还有周昶——岚岚会越和她亲

近越喜欢她!忻忻没想到那玲玲爱周昶都到了不惜给岚岚舔脚丫子的份上,让她

失去了一个优势!忻忻心里直骂玲玲下jian,也怪岚岚的脚长得太好看,虽然有些

臭可舔起来并没啥大不了。


  忻忻感觉到玲玲是个强有力的情敌。


  岚岚只骑忻忻半个小时,就说累了。


  忻忻把岚岚驮到楼上的浴室,虿妈和矮瓜、脚盆、臭臭、悦悦都跟着爬到浴

室,给岚岚解下披风、乳罩,脱去三角裤头,扶岚岚躺到大浴缸里。


  脚盆迅速脱光衣服跪到浴缸里,把岚岚双脚擎在胸上,为岚岚洗脚、洗小腿


  虿妈为忻忻解下马鞍、口嚼和护膝。


  忻忻脱去乳罩和裤头,也进浴缸跪好,为岚岚洗身子。


  「岚姐,你弟弟的女朋友长的一定很漂亮吧?」


  忻忻名知道玲玲没她好看故意问。


  「你不是早见过吗还问我?玲玲没你好看,不过学生妹嘛非常清纯。


  她有一点跟你很相像,都特别温顺。


  我倒真希望你和她都做我弟的女朋友。」


  岚岚白了忻忻一眼。


  「谢谢你岚姐!我怕你瞧不起我是做……的,我不敢奢望和周昶有什么名分

,能给他做个情人我就感到很幸福了。」


  忻忻倒很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被老男人包二奶的经历跟那玲玲没法比,她

如果能和玲玲共同给周昶做情人就是和玲玲竞争获得胜利。


  忻忻也清楚自己虽然比那玲玲长得好看点,但也不是什么美貌惊人,周昶根

本看不上她,要想做周昶的情人还得在岚岚身上下功夫。


  「你只要听姐姐话,姐姐包你和姐姐的弟弟好上。」


  「是姐姐!我一辈子都做姐姐听话的小母马!对了姐姐,我本不想跟你说这

事,可你对我这么好,我要不跟你说就太没良心啦。你弟弟周昶他其实……」


  忻忻能容忍玲玲却不能容忍郑媛那个老女人也占周昶便宜,更何况郑媛本身

养着个面首。


  「什么事你快点说啊!我弟弟他咋啦?」


  岚岚觉得自己对弟弟在学校里的事一无所知,要不是忻忻告诉她,她连玲玲

是谁都不清楚。


  「周昶他们学校有个老师叫郑媛,都三十多岁啦,还没结婚……我听说她也

缠上周昶,成了周昶的情人呢!」


  「你说什么?你是听别人瞎说的还是你亲眼见到了?」


  「我没亲眼看见。不过岚姐你问问那玲玲不就清楚是真是假了?」


  忻忻相信这件事玲玲不会不知道而且也一定很讨厌那郑媛。


  「他妈的!我弟弟这个蠢货!他竟敢瞒着我做这种事!真气死我啦!我要不

教训教训他真是不成了!」


  岚岚听了就感觉到恶心。


  「姐姐您别生气,恐怕这事不能怪周昶,一定是那老女人使什么见不得人的

手段把周昶勾引到手甚至胁迫都说不定呢!恐怕你得去找学校领导才能解决。」


  忻忻显得很沉稳地说。


  倒不是忻忻真的做事比岚岚成熟,而是她心里关注此事,暗中思考了对付那

郑媛的办法。


  岚岚一想忻忻说的也是,不过她得先搞清楚再说,不可冒失行事。


  这事岚岚没有问玲玲,等忻忻从她这走后,马上直接给弟弟打个电话叫弟弟

明天赶紧回家一躺。


  周昶如实地将他和郑媛之间的事向姐姐汇报了,说他和郑媛完全不是什么情

人关系,郑媛只是喜欢舔他脚丫子的jian奴婢,他说抛弃她就抛弃。


  「姐,这事我有错,应该对你讲。姐,您若是不想让我跟她再来往,我绝对

不会再理她的。」


  周昶还是负罪地给岚岚跪下。


  他有玲玲和珍珍小心翼翼地哄着他伺候着他,郑媛对他根本就可有可无。


  岚岚认为郑媛即便是给他弟弟做奴也是占了他弟弟的便宜,想着心里就不舒

服,不许弟弟再跟郑媛接触。


  周昶从来都是把姐姐的话当做圣旨,当着他姐姐的面给那郑媛打电话。


  「你以后不用给我做奴了,不要再死乞白赖地求着要伺候我了听清楚没有?

什么为什么?你个jian货吃药啦敢问我为什么!哼我叫你不要再伺候我你到底听不

听?你听是吧,那好你就离我远点!你个jian逼!」


  周昶毫无顾忌地叱骂着郑媛那架势绝对是主子对奴婢。


  岚岚听不清电话里郑媛怎么说的,但从弟弟的盛气凌人的态度可以猜到那边

郑媛肯定是可怜兮兮、唯唯诺诺。


  郑媛莫名其妙地突然遭到周昶拒绝,她很想知道缘由可又不敢去问周昶。


  郑媛可以肯定问题不是出在玲玲这儿,因为周昶根本不听玲玲的。


  自打她和周昶有了那种接触之后,起初她担心玲玲会从中作梗,找玲玲谈过

,声明她只是给周昶做奴婢,绝不是周昶的情妇或女朋友,希望玲玲能理解、容

纳她。


  玲玲开诚布公地告诉郑媛,她对周昶只有百依百顺的份,只要周昶喜欢,她

无所谓。


  后来果然郑媛和玲玲相处的是井水不犯河水,有时周昶到她家去玩,也带玲

玲一起去。


  周昶和玲玲坐在沙发上谈情说爱看电视,郑媛就跪在沙发前给周昶舔脚按摩

,那曹伟平则端着茶盘跪在旁边伺候。


  其实周昶挺讨厌郑媛的下jian,经常侮辱xing地让郑媛也给玲玲舔脚。


  郑媛虽然心里老大不请愿却总是二话不说地就给玲玲舔。


  「郑老师你看他……我来之前特意把脚洗的干干净净……真的很不好意思。


  玲玲倒是很大方地自己把鞋袜脱了,把脚丫子伸给郑媛。


  「没事的。爷的话就是圣旨呀!」


  郑媛见玲玲的脚丫白白胖胖真是洗的非常干净,没一丁点的臭味儿。


  郑媛暗暗感激玲玲照顾她,若是玲玲刁难她把脚弄得又脏又臭的,她不也得

给舔?郑媛给玲玲脚舔得也很认真。


  玲玲因郑媛给她舔脚,觉得亏欠了郑媛呢,平常也从不说郑媛坏话。


  玲玲和郑媛之间互相没有嫉妒,甚至两个人经常共同地为周昶吹箫。


  但周昶射精从来都是射在玲玲嘴里,玲玲知道郑媛很渴望吃周昶的精液,就

把精液吐郑媛嘴里,给郑媛吃一些。


  周昶撒尿让那郑媛用嘴接,玲玲为安慰郑媛,要和郑媛一起接周昶的尿喝。


  「蠢货!你喝我的尿还跟我接吻不接吻了?你他妈的!」


  周昶一个嘴巴将玲玲打开去。


  玲玲吓得就再不敢喝周昶的尿了。


  郑媛半点都不恨周昶偏心,她个三十多的女人,长得有不怎么样,周昶让她

伺候她就很满足了,即使周昶打骂她她都感到好幸福啊!「玲玲你来我这一下我

有话问问你。你别让爷知道明白没有?」


  郑媛给玲玲打电话。


  「郑老师什么事呀还背着周昶?这不好吧。」


  玲玲到了郑媛家,接过郑媛递给她的茶杯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舔你的脚……」


  郑媛蹲在沙发前就去脱玲玲鞋。


  「别别郑老师……周昶不在这您不用这样……我真的没让别人舔脚的嗜好…

…郑老师您有什么事就说吧。」


  玲玲不让郑媛舔她脚。


  「怎么你是不是觉得老师的嘴不干净不配舔你的脚呀?听话快让老师舔吧!


  郑媛装做生气地说。


  郑媛很清楚她给玲玲舔脚,玲玲就会觉得亏欠她,她就好从玲玲嘴里问出实

情并且可以通过玲玲帮忙。


  「不不是!郑老师我今天没准备,脚没洗太脏了……郑老师您真不用客气有

什么事您就说吧。」


  玲玲做事非常得体从不在郑媛面前显得她高郑媛一等,坚决不让郑媛给她舔

脚。


  「玲玲呀老师和你一起伺候爷,从来都把你当亲姐妹待。老师知道你心肠好

,昨天爷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不要我了……呜呜我不清楚为什么……」


  郑媛干脆给玲玲跪下,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您快起来老师。


  我本不应该说的,可您……是周昶他姐知道了这件事,把周昶大骂一顿……

郑老师我说了您别生气,周昶他姐不让周昶跟你来往,这也没什么不对的。


  我可不是……」


  玲玲不好意思不跟郑媛讲。


  昨天周昶回来就把这事跟她说了,她也希望周昶和郑媛断了来往,又觉得郑

媛很可怜,郑媛就是想伺候周昶,其实也并不影响她和周昶谈恋爱。


  「老师不怪你。


  老师知道你很同情老师。


  玲玲我……不死心呀!你能把爷他姐的电话告诉老师吗?老师绝不会出卖你

的你放心。


  老师只是想找他姐谈一谈,如果实在不行,老师也就不再纠缠他了。」


  郑媛清楚是怎么回事后,抱着一线希望可怜巴巴地恳求道。


  玲玲看郑媛那可怜样,就把岚岚的电话号码告诉了郑媛。


  「郑老师您千万不要和周昶他姐吵啊!您把姿态放低点也许还有希望。


  不过请您放心,这事我绝不会使坏的。


  郑老师要没别的事,那我先走了啊。」


  玲玲不知道周昶的姐姐会不会接受郑媛继续和弟弟来往,不管什么结果,对

她都无所谓。


  郑媛考虑是找关系压岚岚,还是低三下四地求岚岚?最后她觉着硬压恐怕不

顶什么用,那样周昶会彻底讨厌她,她总不至于把周昶囚禁起来吧,再说她也没

能力做到这一点,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岚岚。


  总之不要脸地去讨好岚岚便是了。


  「请问是周岚岚小姐吗?哦我是你弟弟他们那学校的老师,我叫郑媛。周小

姐您能否抽点时间,我想拜见拜见您。」


  郑媛有些紧张地拨通了岚岚的手机,语调十分谦卑地恳约岚岚道。


  「我和你又不认识,有什么好见的我看没必要!」


  岚岚一听是那郑媛的电话,没好气地说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


  隔了十几分钟,那郑媛电话又拨过来。


  「周小姐我求您先别挂电话,您听我说,您一定是对我有些误解,恳请您跟

我见一面,我向您解释清楚。


  您怎么想怎么看我都无所谓,我是怕您为这事生气不愉快。


  周小姐,我一想到我惹您生气了,真的我就饭都吃不下连死的心都有了,我

好想向您赔个不是,求您就给我一个向您认罪的机会好吗?我求您了!」


  郑媛语气之哀并非是装的,岚岚突然感到让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大学老师低

三下四地向她哀求很好玩,禁不住答应了和郑媛见面。


  「那好吧,后天下午恩不行,下个星期五吧,在市中心××俱乐部见面,你

订好包房通知我。」


  「要下个星期五……周小姐您能不能……」


  郑媛知道她的低姿态哀求见了效,顿时兴奋不已起来,恨不得马上见岚岚。


  「你怎么这么罗嗦?就下个星期五!」


  岚岚把电话按断。


  邻居(八十二)


  郑媛是度ri如年地等到下个星期五,妆不化,首饰不戴,时尚的衣服不敢穿

,怕遮盖了岚岚的光彩;可她也不敢穿得太随便或太抵挡,以免让岚岚觉得对其

不够尊重。


  郑媛把她从来不穿的学校发的夏季教师服——那套浅灰色的西服和中筒裙翻

出来穿上,下面是肉色长筒丝袜和中跟皮鞋。


  她怕在岚岚跟前显出有文化的样子,特意把眼镜也取了,换上隐形眼镜。


  郑媛知道女人,尤其是岚岚这样从贫穷中打拼出来的女人,都比较贪财爱虚

荣,遂专门给岚岚买了重礼:一枚一万多的钻戒和一条三千多的白金脚链。


  郑媛感到很有信心,她已经断定岚岚是个服软的人,只要她卑jian地求她,加

上她送上的这见面礼,相信岚岚不好意思拒绝她。


  岚岚说的那家俱乐部是市里有名的地下风月场所,实行的会员制,非会员不

得入内的。


  郑媛有张这家俱乐部的会员银卡,每年都要白交六千块钱的会费。


  郑媛以前时常光顾这里,因为这里有不少的「鸭子」专门为富婆提供服务。


  后来郑媛觉得这里的「鸭子」太职业化,服侍客人完全出于应付,让人感觉

到很假,玩起来根本没任何的情趣,而且这些男孩都没文化样子流里流气,不是

郑媛喜欢的那种类型。


  于是郑媛干脆养个面首,供她自己在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很少来这里找「

鸭子」了。


  自打她疯狂恋上周昶后,就再没来过这里。


  郑媛一大早就去订好了包房,没敢给岚岚打电话而是发了条短信。


  岚岚给她回信说晚上七八点到。


  郑媛提前两个小时就到歌厅里等候了。


  岚岚到九点才赶来,郑媛是足足地等候了三个多小时呀。


  岚岚是浓妆艳抹的,竟然穿了身女王装:上身是红色抛光软皮短夹克,敞着

怀露出里面红色抛光软皮的文胸及小腹,下面是红色抛光软皮低腰的超短裙,都

露出里面的内裤和屁股沟,蹬着双高过膝盖的红色抛光皮靴。


  岚岚这种装扮确实够前卫,但在这家俱乐部里也不算多么希奇,这里有不少

的技女就穿成这样的。


  一位女保安询问了岚岚的名字,便把岚岚引到郑媛的包房。


  「哇!周小姐好漂亮!周小姐您好!您快请坐。」


  郑媛上前想跟岚岚握手,岚岚没伸手,郑媛尴尬地强挤出笑容,充满讨好地

恭敬请岚岚入坐。


  要说岚岚的这身打扮让郑媛很吃惊,她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现在技女中有

一些漂亮的,专做什么职业女王,靠玩SM挣钱!没想到岚岚是做这个的,怪不

得来晚了,可能是刚下班。


  其实郑媛从周昶那早就了解到了岚岚开家糕点坊,此刻她觉得那周昶肯定是

没好意思跟她讲实话。


  「你找我,不说是什么事儿其实我也知道。


  不就是我不让我弟弟跟你来往了吗!你跟我弟弟谈恋爱,你难道觉得合适么

?你都三十多岁了他才十八!知道我为什么点这地方吗?因为我知道这地方是会

员制的非会员进不来。


  我还知道这地方有『鸭子』供有钱的女人消费。


  你有这里的会员卡,我没说错吧?你经常来这里找那些『鸭子』玩是不是?


  岚岚靠到沙发上,拿支烟点着优雅地吸了一口,尽量表现得比郑媛高贵,说

话上也来个开门见山先声夺人地发出一通质问。


  「您听我说周小姐,您误会了……我以前从未来过这里,我才知道这地方是

要会员卡的,您点了这地方我不敢更改,所以我前天现办了张会员卡。」


  郑媛表现得对岚岚十分恭敬,双腿并拢,双手放在膝盖上,身子前倾,半个

屁股坐在沙发上。


  她发现岚岚很有心计,不得不撒了个谎。


  岚岚瞄了郑媛两眼,似乎相信了郑媛所说的。


  「周小姐我首先向您检讨。


  您误解了我和您弟弟之间的关系了。


  这责任全在我!我应该早就去拜见您,把跟您弟弟间的事向您汇报清楚。


  我今天向您坦白,我爱您弟弟确实不假,我疯狂地爱他,我愿意为他做一切

!可我不是在和您弟弟谈恋爱,我从来都把自己定位于他的奴婢,伺候您弟弟就

是我最大的幸福!您弟弟他现在正是大好青春时光,玩兴正大年龄,可是他还小

不会打理自己生活,需要有人照顾。


  他累了我就给他按摩,给他洗脚,他不开心了我就给他当人体沙袋让他打我

出气。


  我知道您也很爱您弟弟,但这些是您做姐姐的不容易或者说不方便做到的,

而且您也有您自己的事情,自己的生活。


  您弟弟谈的有女朋友,可小姑娘哪会照顾人?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信您可以

问您弟弟。


  我只恳求您答应让我帮助您照顾您弟弟,就当是不花钱给您弟弟雇了个保姆


  由于我忽略了向您汇报,惹得您生气我向您赔罪!我保证今后再不敢啦!这

是我向您赔罪的一点小小敬意,请您务必要收下。」


  郑媛把早摆在茶几上的两个首饰合打开,轻轻地推到岚岚面前,眼睛注意观

察着岚岚的反应。


  到底是在学校教文学,巴结奉承的话脱口而出。


  岚岚也不是不识货,她也有这些东西,眼睛不由地一亮,不小心流露出对郑

媛产生的好感。


  「周小姐就是想服侍您弟弟,做他的奴婢!我和您弟弟不是情人关系!」


  郑媛柔声强调说。


  「少给姑奶奶来这套!你这些破玩艺就想买我弟弟的青春么?」


  郑媛越强调给她弟弟做奴婢,岚岚越生气,一把将两个首饰盒打落地上,冷

冷地说:「你和我弟弟不是情人关系,你给他做奴婢,这有怎么样?姑奶奶我就

是不同意我弟弟跟你来往!」


  「周小姐我求您不要这样好吗?我哪地方做得不对,您尽管指出来我一定改

。」


  岚岚突然发火,郑媛马上猜出岚岚为什么突然地生气,心里暗暗地高兴,知

道自己有希望。


  她嘴上语气哀怨地求道,脸上却抑制不住显出兴奋。


  「你改个屁!哼你又不是我的奴婢你跟我说得着这些吗?好了你甭废话了,

姑奶奶还有事没功夫跟你这瞎扯。」


  岚岚拿出手机拨通了玲玲:「玲玲,我逛街脚走累了,你马上过来给我舔脚

丫子!我在市中心公园。」


  岚岚收起手机,站起来蔑视地看了郑媛一眼,气乎乎地就要走。


  「周……姑奶奶让我给您舔脚吧我也好想做您的奴婢!好想伺候您这样美丽

的女王。让我伺候您好么?」


  郑媛动作迅速地趴到岚岚脚前,抱着岚岚的腿,伏首就去舔岚岚的靴子。


  「哼你妈的你这个jian骚逼!才知道给姑奶奶跪下?姑奶奶一进来时你就该给

姑奶奶跪下!」


  岚岚抬腿在郑媛背上「嗵嗵」狠踹了两脚。


  「我错了我该死!求女王原谅奴婢吧,奴婢下回再也不敢啦!女王您坐下好

么,奴婢给您舔脚,奴婢的舌头一定能让女王高贵的脚丫感到特殊的快乐。」


  郑媛始终抱着岚岚的腿,抬头jianjian地说。


  「呸!真是jian货。好本姑奶奶就试试你那jian舌头有多大的本事。」


  岚岚朝郑媛脸上吐了一大口唾沫,充满得意地坐下。


  「谢谢女王!」


  郑媛不敢擦吐到她脸上的唾液,连忙捧起岚岚一条腿给脱那大长皮靴子。


  这长皮靴内侧带有一通到底的拉链,拉开拉链很容易就给脱下了。

1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邮箱:88888888@qq.com

Q Q客服:联系客服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