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丝袜踩踏vk

管理员 24-06-02 21:14:07 0 收藏

郑媛突然产生个想法:岚岚现在正愁没生意做,那何不给岚岚找些客户让岚

岚做个收费的职业女王?这多两全其美!郑媛脑子里飞快地思考起来,很快想出

三个合适人选。


  第一个是沈玫,市建委的高级工程师,一个四十刚出头、身高一米七二、很

有威严很有气质的女人,独身,有个十七八岁患有自闭症的女儿。


  前几年郑媛他们学校搞扩建,建筑承包商为节约成本把浇筑楼板的螺纹钢换

成盘圆钢,和校方发生纠纷,沈玫来给做的质量安全鉴定,责令承包商返工。


  那承包商还因私下给沈玫行贿结果被沈玫检举到市检察院而郎当入狱。


  郑媛挺佩服沈玫,正巧沈玫的母亲患有老风湿病,郑媛给扎了半年的针灸,

治好了。


  沈玫非要送给郑媛三万块钱做为感谢,郑媛硬拒绝没要。


  于是郑媛和沈玫就成了要好朋友。


  沈玫也很喜欢文学,和郑媛共同话题特别多,沈玫尤其是佩服郑媛一个文学

功底不薄的人竟然还会治病!两人渐渐地无话不谈,沈玫直言不讳地告诉郑媛,

她之所以没有结婚,是因为她心里有个结:她喜欢给年轻漂亮的女孩当马骑!然

而现实中她这种身份的人根本不可能去找个漂亮女孩给人家当马骑,她觉得也不

会有女孩愿意满足她这种癖好。


  沈玫对什么SM、什么「女王」是一点都不了解。


  「我不结婚还一个原因,就是我怕生孩子。


  我不知为什么特别讨厌男孩子,觉得男孩邋遢、淘气,我无法接受;可如果

生的是个女孩,我又怕女儿长的漂亮我会忍不住给她当马骑,长得不漂亮我又可

能让她给别的漂亮女孩当马。


  我当初总觉得我这一生中总要遇到一个我愿意给她当马骑的漂亮女孩。


  不论是我给女儿当马骑,还是我给别的漂亮女孩当马骑,都是对女儿的伤害

,给她心理造成yin影,让女儿瞧不起我,我会没脸做母亲。


  「其实不管怎么说,给自己女儿当马骑还好说些,心里并不怎么太自责。


  可若是我自己的女儿长的不漂亮,而我给别的漂亮女孩当马骑,那么女儿早

晚是会发现的,我会怎么办?我想过无数遍,最可能的结果是,我干脆也把女儿

拉下水,一起给那漂亮女孩当马骑……一想到这些,我真不敢要孩子啊!「唉—

—我虽然没结婚,但还是和一个男人——我大学同学——在一起生了个孩子,偏

偏是个女儿,偏偏就长的不漂亮……孩子不到三岁,我就给她送到乡下我妹妹那

去了,唉我是怕……我和我那同学最后也分手了,他和他的女助手、一个比他小

十多岁的女孩结婚了。


  我呢也不在乎,单身更自由些。


  可是我直到现在也没遇上,或者说不敢去找个漂亮女孩,我给她当马。


  「渐渐地我这心也平静了,想到把女儿给接回来,ri后老了也有个人照顾。


  谁知我那女儿本来xing格内向,在她小姨那又受歧视,竟然患了自闭症,和谁

都不说话象个哑巴,整天呆家里不出门。


  唉不出门就不出门吧,这都怨我这个当母亲的,我也养得起她。


  可是她在家里也什么都不知道干,你支使她一下她就动一下,倒是叫做什么

就做什么,象个机器人……」


  沈玫向郑媛大倒苦水和烦恼,心里头多少得到一点放松。


  郑媛曾试着劝沈玫找个面首玩玩,带沈玫去那俱乐部玩了几次。


  事后向那服侍沈玫的「鸭子」询问情况,那些「鸭子」说沈玫象个死木头,

怎么调情都没反应,和沈玫做爱精都射不出来!搞的这些个「鸭子」都不愿意接

沈玫这样客人。


  沈玫也觉得花钱还不快活,再不想到这地方找什么刺激!这沈玫人到中年,

心里的那个欲望竟越来越强烈,经常找郑媛喝茶闲聊,看到哪个女孩漂亮了,就

说要是能给那女孩当马骑该有多刺激,甚至幻想症般地假想着自己如何如何地被

那女孩骑坐。


  郑媛就做个聆听者。


  郑媛给岚岚做奴后,觉得如果介绍沈玫也给岚岚做奴,倒是件两全其美的事

,遂把这想法先跟沈玫说了,并且象个媒婆似的把岚岚如何有女王气质如何会调

教奴婢如何喜欢把人当马骑天花乱坠地吹嘘一通,说得沈玫心痒痒的。


  郑媛还带沈玫偷偷地去见岚岚长的如何,沈玫满意极了,称岚岚正是她心目

中渴望以久的那种漂亮女孩。


  郑媛见沈玫愿意接受岚岚的调教,知道事情成功了一大半,跟沈玫编故事说

,岚岚想营造一个长期的、固定的小圈子,也就是会员制,转弯抹角地提出收费

的问题。


  沈玫属于高薪阶层,加上奖金和外快每月固定的收入就一万两三千。


  沈玫问需要交多少会费,郑媛说每月五千,一年六万,且要一次xing交齐。


  沈玫犹豫都没犹豫当即答应了下来。


  邻居(八十四)


  当郑媛把沈玫的情况跟岚岚一说,并把沈玫交的六万块钱献给了岚岚。


  「哈哈!你还真是个非常会办事的奴呢!」


  岚岚高兴得双脚夹着郑媛的脸使劲地摇晃着说。


  「是女王!」


  郑媛又拿出三万块钱,显出一丝惭愧道:「女王,您每次调教奴也辛苦,奴

也得孝敬女王些才是。


  奴每月的工资也不算高每年就交女王三万吧。


  还请女王多原谅。」


  郑媛觉得她若是不向岚岚交点会员费,时间长了岚岚肯定疏远她。


  反正这钱她就算不给岚岚也要花给周昶,还不如把岚岚巴结好!


  「呵呵你的就算啦!以后你多给我介绍几个沈玫这样的jian人就成了。」


  岚岚用脚把郑媛的钱挡回去。


  「这怎么行呢?女王您是不是嫌奴婢穷瞧不上奴婢这点钱啊?」


  郑媛象受多大委屈似,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那好,我每月就收你一千吧,一年一万二,是个意思就行了。你别多想。


  岚岚脚丫子踩在郑媛头上温柔地抚摸着。


  郑媛挺满意,点出一万二和沈玫那六万块钱放到一起。


  「奴婢是还有几个人选,他们也都是挺有钱的。就是不知道女王对调教男奴

感不感兴趣?」


  郑媛边舔着岚岚的脚丫子边询问说。


  「男奴我不喜欢。嗯不过要是夫妻奴的话,也可以考虑。」


  岚岚想了想说。


  「奴婢知道了女王。奴婢抓紧给联系。」


  郑媛心里确定了另两个人选,岚岚的想法基本和她一样的,这让郑媛感到高

兴。


  「你也不用那么着急。先调教沈玫看看,如果让我省心的话,再发展别人。


  岚岚觉得交钱的奴不会向郑媛这样可以随便调教。


  「是女王。」


  郑媛其实也担心万一岚岚不满意沈玫或沈玫不崇拜岚岚,到时闹出矛盾来她

两头不是人。


  岚岚要慢慢地来,并非是那种为了钱就不讲职业道德的人,这让郑媛很佩服

!岚岚没有马上调教沈玫,她知道要摆足女王的架子,不能让沈玫觉得,你交了

费用就有权要求女王完成调教的「义务」她要让沈玫知道,女王就是女王,奴隶

在女王面前永远都是被动、受支使和召唤的!不然女王和鸡还有什么区别了?沈

玫钱都交了一个多月了岚岚还不招她去伺候,心急如热锅上蚂蚁。


  她倒不是担心钱白交了,更不担心被骗,她绝对相信郑媛的为人。


  只是因为她那天偷偷见过了岚岚,心底里压抑几十年的那种冲动被撩拨起来

,每想起岚岚把她当马骑的情景,她就睡不着觉,这种煎熬让她受不了!沈玫隔

三岔五地就来找郑媛询问,她什么时候可以给女王当马骑。


  郑媛就劝她不要急,说做奴的千万不能强求伺候女王,叫沈玫一定珍惜这次

机会,别让岚岚对她产生了厌烦!「哎呀沈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后天周末女王

要你去她家作客。你可算等到这一天啦!你好好准备准备啊!」


  郑媛专门跑去找沈玫。


  「是么?哎呀天那!」


  沈玫竟如少女般激动地惊呼一声,不知所措地拉住郑媛的手象自言自语又象

是在质询郑媛说:「该准备什么呢?我真一点准备没有。我穿什么衣服呢?是不

得做套仆人的服装啊?对了我是不是还得给女王带点见面礼啥的?见了女王肯定

要跪下的,是五体投地的跪还是挺直身子跪?」


  「我说你呀沈姐你不要慌,到后天还早着呢。」


  郑媛笑笑说。


  「呦你看我……让妹妹见笑了。」


  沈玫方察觉自己刚才的失态,脸红了。


  「沈姐瞧你说哪去了?我怎么会笑你呢!」


  郑媛轻捶了沈玫肩一下,然后附在沈玫耳朵上柔声说:「我跟姐姐一样也是

女王的奴婢!」


  「是我知道。


  所以还要妹妹多指教。


  来妹妹我们坐下说。


  你瞧我光顾着高兴了都忘了请你坐啦。


  来喝茶。」


  沈玫拉着郑媛坐下。


  「什么指教啊你再这么说我可什么都不告诉你了。


  沈姐我说的准备是要你做好心理准备。


  在女王面前你是女王的奴,不再具有人格和自尊,确切地说你已经不再是个

人了,你只是女王的一条狗一匹马,女王无论怎样使唤你,打你骂你侮辱作践你

,都很正常。


  我们做奴的即使吃女王的屎喝女王的尿也都是香的,这叫黄金和升水调教。


  我们做奴的必须是发自内心、毫无怨言、绝对顺从地接受,并要抱着感恩的

心情。」


  郑媛向沈玫介绍经验。


  「这个我明白,我都明白!我能做到!」


  沈玫需要的就是这个啊。


  郑媛越是说的具体沈玫越浮想联翩,急不可待了。


  「沈姐另外我还应该提醒你,万一女王要是叫你女儿潸潸去伺候,那你打算

怎么对待这件事儿呢?沈姐你的家庭情况我都跟女王说了,做奴的就应该让女王

知根知底。沈姐这你不怪我跟女王提到你女儿吧?」


  「怎么会怎么会呢我的好妹妹?你应该说应该说的!我……」


  「沈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岚岚女王是个非常通情达理、非常有涵养的女王,如果你不想让你女儿也卷

进来,那么你事先一定要跟女王讲清楚,女王她是绝对不会难为你的。


  可你若事先不跟女王交底,女王一旦提出让潸潸伺候,你再拒绝那可太叫女

王下不来台了!你说是吧?所以这事儿你得赶紧拿个态度出来。」


  「我好妹妹你是最了解姐姐的了。


  不是我这个当母亲的心硬,其实我早想好让潸潸去伺候女王了——如果女王

需要的话。


  自打那天见了岚岚女王回来我就想,我做岚岚女王的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女王以后会到我家来调教我,你说潸潸她在家里有多碍眼?要叫正常孩子,我可

以打发她到外面比如同学家去玩回避,可这孩子你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一个人出门


  不瞒你说妹妹,前天我又跟我妹妹联系,想把潸潸再送她那去,可我妹妹是

说什么也不肯再替我照看了。


  因为前几年我把女儿从她那领回来,见女儿在她那得了自闭症,气得把我妹

妹大骂一顿,两个人闹翻了。


  去年她男人有病管我借钱我是一分没借!「妹妹你说,这孩子本来跟我就不

怎么亲,她又不理解大人的事情,我当着她面伺候女王,她会怎么看我?怎么想

?再说了,这孩子现在也就形同于个废物,象个机器人似的,倒是你叫她干啥她

就乖乖去干。


  我想还不如就发扬她这唯一的长处,干脆让她和我一起伺候女王,权当给女

王做个保姆。


  反正她在家这样越呆自闭症越严重,也许在女王的调教下她的自闭症可以慢

慢治好呢!而且让她和我一起做女王的奴,她也就没理由看不惯我了。」


  沈玫向郑媛倾诉苦恼。


  「沈姐到底是做高级工程师的呀,早就想到了,而且想问题想的这么深刻!

你说的很对。


  其实女王家里有好几个奴婢伺候的,我觉得我们能享受女王的调教就已经够

让女王受累了,如果潸潸能被女王调教实在是一种幸福!既然沈姐这么深明大义

,早就有打算了,我看倒不如你就干脆主动地把潸潸带去伺候女王。


  女王如果看得上她那是她的幸运,如果女王不想调教她,你的心意也到了。


  女王也会非常高兴的!」


  郑媛帮沈玫出主意。


  「行啊不过你是不是要先跟女王打个招呼?不然让女王觉得,我交一个人的

会费却带女儿去跟着沾光……不大好吧?」


  「沈姐就是心细。


  我当然是要事先跟女王打个招呼的。


  你明天一定抽时间去把头发弄弄,别留这披肩的长发,剪成齐耳的短发。


  耳环项链什么的都不要戴,不过要化个淡妆,完全不化妆显得对女王不尊重


  衣服你平常穿的就行,但最好是穿身新的。」


  郑媛最后跟沈玫交代说。


  「好的好的!」


  周六吃过午饭,沈玫开着自己的私车带上潸潸,先去接郑媛,然后来到岚岚

家。


  「郑老师,妈上街还没有回来,妈叫你带着沈工先在家里各处参观参观。」


  俞晟和郑媛已经比较熟了,把郑媛和沈玫请进屋。


  「哦好的那你忙你的,我带沈工和她女儿熟悉熟悉环境。」


  郑媛客气地说。


  岚岚家里的情况郑媛都跟沈玫介绍了。


  沈玫见俞晟一个二十多的小伙子叫自己老婆「妈」叫得这么自然,仍忍不住

心里好笑。


  郑媛带着沈玫和潸潸参观了岚岚的调教室。


  沈玫看到那些调教设备及工具,不由得春心荡漾,还没接受调教呢就感觉下

面那地方湿润了!沈玫暗暗庆幸自己终于找到心目中的女王了。


  潸潸则对此一点不感到惊奇,木然地跟着。


  楼上楼下几个主要房间都看了看,岚岚家里人沈玫也都见了,无须再用郑媛

介绍她也都能对号入座。


  看完,郑媛和沈玫就在一楼客厅里边喝茶边等岚岚。


  沈玫没让潸潸坐着而是站在沙发旁边。


  三点多钟岚岚回到家里。


  岚岚穿身鸭蛋白的职业白领套装——大翻领的西装,裤线笔直的长裤,脚蹬

一双红色银跟高跟鞋;戴着太阳镜,披肩长发染成金红色。


  臭臭、虿妈、矮瓜连忙迎到门口。


  臭臭接过岚岚手里的坤包以及太阳镜给拿楼上去,虿妈和矮瓜则跪到岚岚的

脚前。


  郑媛和沈玫忙恭敬地站起来。


  「你们来啦。坐吧。」


  岚岚大方地跟郑媛和沈玫打了声招呼,同时给了虿妈一个耳光,手指指自己

的裤裆处。


  「女王您好!」


  沈玫向岚岚问候。


  她有种想给岚岚跪下的冲动,偷眼看看身旁郑媛仍站着,她也就没贸然跪下

,眼光充满崇拜地望着岚岚。


  门口处,虿妈赶紧跪到岚岚身后。


  矮瓜动作麻利地给岚岚解开裤带,连同里面内裤给退下至膝盖上部。


  岚岚双手按着矮瓜的两肩,回头看着把臀部翘起至虿妈脸的上方。


  虿妈对准岚岚的尿道口把嘴大张开着。


  岚岚朝沈玫和郑媛调皮地笑笑,一泡热尿撒出,全射入虿妈嘴里。


  虿妈大口地喝下。


  岚岚尿完,站直身抓着矮瓜头发将矮瓜拉至她的胯下。


  矮瓜用嘴给岚岚尿道口舔干净,然后将裤子给岚岚提好。


  岚岚仪态万千地款款走到沙发前坐下,神情非常自然地着招呼沈玫和郑媛:

「你们俩别站着啦坐吧。」


  两张黑色真皮大长沙发对面摆着,中间有个两米宽的地铺着块羊毛地毯,没

有摆放茶几,在客厅的一角围出一块独立会客空间。


  岚岚就坐在沈玫、郑媛的对面。


  「谢谢女王!」


  郑媛双膝并拢、双手放在膝上,浅浅地在沙发上坐下。


  沈玫是激动得腿一软直接就给岚岚跪下了。


  「呵呵,等会儿再跪吧。先聊会天。」


  岚岚一笑说。


  沈玫脸不好意思地红了起来恭敬地坐好。


  脚盆跪到岚岚脚前,捧起岚岚的腿要给岚岚脱了鞋袜舔脚。


  「去不用!」


  岚岚蹬开脚盆。


  「站到后面给我打扇。」


  房间里空调开的不大,离她们坐的这个角落又远,岚岚又是刚进来比较热。


  脚盆忙起身跑过去从玻璃墙柜里拿出柄鹅毛扇,过来站在岚岚后面轻轻扇着


  「谢谢您女王!」


  郑媛柔声向岚岚致谢道。


  沈玫不清楚郑媛为何事谢岚岚,猜想可能是谢女王赐她俩座,稀里糊涂地也

忙跟着说:「谢谢女王!」


  臭臭跪行着推个带轮子小玻璃茶桌过来,倒杯茶捧给岚岚。


  「呵呵呵,你谢我什么啊?她是谢我没让脚盆给我舔脚,把脚留给她舔。」


  岚岚笑笑说,接过臭臭的茶杯。


  臭臭又为郑媛和沈玫各冲了杯茶,端给她们。


  沈玫闹个大红脸,心里正想着感谢上天给她一位这么漂亮高贵的女王,这一

着急顺着岚岚的话竟说成:「我我……我谢谢女王……好漂亮好高贵。」


  「哈哈沈工你怎么这么说啊!哈哈沈工你不用紧张,喝口茶。」


  岚岚给逗得差点没把口里的茶笑喷出来。


  「女王,沈姐是有点激动。呵呵。」


  郑媛插话,帮助沈玫平静下来。


  「沈工长得好年轻,皮肤真好呢看上去不象四十三四的人。」


  岚岚引导话题,使气氛轻松自然点。


  「女王抬举。我这皮肤跟女王仙女般的一比,那简直就不值得一提呢。」


  沈玫暂时把自己的心思收回到常态说。


  岚岚笑笑没吱声。


  「沈姐皮肤确实不错。


  哦对了女王,这段时间您用那两个方法给我美容了几次,我就觉得我的脸皮

肤好多了。


  沈姐你看我脸的皮肤是不比以前好了?」


  郑媛说着把脸伸给沈玫瞧。


  「还真是!女王用什么妙法给美的容啊?」


  沈玫仔细观察郑媛的脸,发现郑媛的脸的皮肤还真比以前光滑些。


  「哪有那么见效?得长期坚持做才会有明显效果。」


  岚岚谦虚反驳郑媛,然后神秘地一笑对沈玫说:「什么法你ri后就知道,我

也会经常给你『美容』的。」


  「那可太好了!给女王做奴真是幸福!」


  沈玫既是发自内心也是带有讨好的意味说。


  「这是你女儿潸潸吧?长得有点胖。她的名字是哪个『潸』字啊?」


  岚岚打量着潸潸,问沈玫。


  那潸潸站在那动也不动,连眼珠都很少动一下,岚岚和她母亲说话她就象没

听见一样,也不瞧她们。


  「哦就是一个三点水,右边是上面有两个木,下面有一个月的,『潸然泪下

』的那个『潸』字。」


  沈玫手指在空中边比划边解释。


  岚岚在头脑里想了想道:「这个字?我还真不认识。是什么含义啊?」


  「就是流泪的意思。」


  「你怎么给你女儿取个这么哀伤的名字呀?看来你从小就不太喜欢她吧?要

不就是她特别喜欢哭。」


  「当时给她起这个名字是考虑这名字叫起来很上口很好听,而这个字别人一

般不会用来做名字,免得重名。


  倒不是因为她喜欢哭。


  她要是会哭就好了。


  这孩子从小就话少,不哭不笑。」


  「我听郑老师说她患有自闭症?就是不跟人说话智力没毛病吧?你看她站在

那这么半天一动都不动,就象个傻子!她都二十岁了吧?」


  「智力没问题……女王您要不喜欢让她伺候,就当她不存在好了。」


  「呵呵……」


0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邮箱:88888888@qq.com

Q Q客服:联系客服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